24小時報料熱線

028-86966315

朋友圈購物遭遇維權“三難” 法官提醒潛在風險

2019年07月31日 10:34:43

來源: 作者: 瀏覽量:2188

     用昵稱賣貨、網聊達成消費、售后服務難保障……3·15消費者權益日即將到來,面對日益興起的朋友圈“微商”以及隨之而來的消費糾紛,今天上午,北京朝陽法院通報三起“朋友圈購物”的典型案例,并支招消費者在朋友圈購物時應注意的事項。


    案例1:

    用昵稱賣貨 維權主體難確定


    蔣先生通過朋友介紹認識微信名為“親愛的辣白菜”的人為好友,該賣家經常通過微信朋友圈發布化妝品、女士皮包等海外代購信息。蔣先生即于2017年4日9日向其購買了某奢侈品品牌皮包,支付貨款2萬元,賣家承諾4月13日給蔣先生發貨。但賣家卻在4月12日通知蔣先生其貨物被機場海關暫扣,并以此為理由,一年多時間過去了,“親愛的辣白菜”仍未向蔣先生交付貨物,蔣先生遂訴至法院。

    據朝陽法院法官王菁璐介紹,立案時,蔣先生僅知曉賣家名為韓某,無法提供韓某的身份證號,亦不知曉韓某是否為“親愛的辣白菜”的真實姓名。經審理查明,蔣先生提供的韓某的電話號碼不是韓某所有,“親愛的辣白菜”也并非微信實名認證用戶。根據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九條規定,起訴必須要有明確的被告,在蔣先生無法提供韓某身份證號的情況下,該案的被告并不明確,在法院釋明后,蔣先生無奈撤回起訴。

    對此,王菁璐表示,買賣雙方真實身份是誠信交易進行的充分要件,尤其是微商,確認賣家的真實身份至關重要。買家可以在首次購物時要求賣家提供身份證照片及微信支付管理頁面中實名認證中心顯示的信息截屏,經比對驗證身份信息。實名認證中心顯示的信息中已將姓名及身份證號碼的一部分隱去,但只要確定賣家微信是經過實名認證的,即使買家不掌握賣家的身份證完整信息也可以在訴訟中申請法院調取微信賬號持有人的真實身份信息。

    案例2:

    購物聊天記錄刪除 證據難保存


    莊先生以其妻子在澳洲留學為由,進行宣傳,稱可以進行代購。李先生在其處先后購買蘋果手機2臺,蘋果筆記本電腦1臺,男士服裝多件等物品,共計貨款3萬元。之后莊先生一直未予發貨,無奈李先生訴至法院。

    經法院審理查明,李先生與莊先生的買賣合同通過微信聊天達成,李先生因之前刪除過與莊先生的聊天故無法提供聊天記錄的原始載體,只能提供曾經的聊天頁面截圖。根據法律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應當提供證據加以證明,當事人未能提供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其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證明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的后果。在莊先生未到庭應訴確認的情況下,法院對李先生提供的微信聊天記錄真實性無法確認。李先生需承擔因其舉證不能所帶來的不利后果,其訴訟請求難以獲得法院支持。

    王菁璐表示,首先消費者應當妥善保存與賣家的聊天記錄,避免誤刪。另外,微信記錄通常因為手機程序清理緩存而不復存在。在此法官提示買家在與微信賣家溝通時盡量通過文字約定交易細節,微信語音并不利于作為證據使用,也難以導出備案,而通過微信發送的圖片則會因為微信程序清理緩存而丟失。如遇到賣家發送語音信息時,消費者可以要求賣家發送文字信息,或者自己用文字重復對方語音的內容來獲得對方確認,從而保存證據。

    案例3:

    微信達成交易 售后服務難保障


    席女士通過微信向高先生支付2萬元購買戒指一個,收貨后發現戒面形狀有問題,是水平面不是圓弧形,雙方協商不成,席女士訴至法院要求適用《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七天無理由退換貨”的規定,退貨退款。高先生答辯稱,雙方僅通過微信交易,涉案的商品系其自案外人處購買,再通過其微信朋友圈對相應的商品重新標價進行出售,其并不是《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中規定的經營者,并不適用該法。

    該案中,法院綜合雙方當事人提交的證據認定高先生多次通過微信朋友圈銷售翡翠制品、賺取差價作為利潤、出售商品時不披露其商品來源等事實,認定高先生系《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規定的經營者,應當承擔“七天無理由退換貨”的義務。“席女士的權益雖然得到了維護,但是個案證據成為了決定勝敗的關鍵,其他消費者是否能像席女士一樣幸運則難以預料。”王菁璐說,目前大型網絡購物平臺均按照法律規定支持7天無理由退換貨,并通過顧客評價、支付平臺暫緩支付款項、平臺客服介入等手段倒逼賣家提高售后服務。朋友圈購物則沒有健全的售后服務體系。

    對此,王菁璐認為,消費者不妨在付款前多說幾句,與賣家自行約定售后條款,例如7天無理由退換貨、假貨賠償條款、逾期發貨違約金等等。只要上述約定不違反法律規定,并在聊天記錄中能夠清晰展現,仍有可能被法院作為買賣雙方的約定予以確認,從而有力地保障消費者的權益。


記者 劉洋 


上海快三计划